二三线城市以及乡镇,面临的“汽车社会病”压力还未得到正视,这也将遏制二三线车市增长。市场的“温水煮青蛙”格局将是全面性的。

某天凌晨一点多,我乘坐出租车从天津机场前往市区。一路畅通无阻,司机师傅一点倦意也没有,反而畅快地说,“欧洲也就这样子吧。”这个自言自语的感叹,语气低缓舒适,让人疑惑。询问之下,才知道说的是交通状况。“白天拥堵的时候,至少要走两小时,现在半小时不到。欧洲美国每天都是这样子好的路况。”我还来不及求证他怎么知道欧洲美国就没有堵车之苦,师傅又感叹:“什么时候我们的交通也能达到欧洲的水平,那这个民族才有希望。”

这个很有“高度”的总结,让人哭笑不得。曾几何时,我们盼望中国的马路上,也能像欧洲美国那样跑满汽车,以包括汽车业在内的制造产业振兴国家民族;而现在“治堵”、让那么多的汽车都能跑得畅快,又成为普通百姓眼中的国家民族发展希望。思维、语境没有变,只是内容变了。

和毗邻的京城相比,“天津卫”的社会经济发展要落后一截,但汽车保有量也已经超过200万辆,日常交通压力也非常大。事实上,习惯上总是认为北上广这些特大型城市是堵车最严重的城市,其实在国内诸多普通省会城市,由于城市交通设施远未从平面变为立体,以及管理的不到位,日常交通压力并不亚于北上广。

永利皇宫,在广东的农村腹地,情况也朝这个趋势在发展。今年“两会”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,目前城镇居民每百户拥有家用汽车21.5辆,比2007年增加15.5辆。这在大城市引起的交通压力已经有目共睹。而在农村,每逢到节假日,狭小的乡村道路上也是塞满了车辆,以致通行困难,因为和大城市相比,乡镇普遍缺少停车场设施,车辆一下子集中到一个地方,只能占用道路停车而影响交通。

对于车市的发展来说,这将是一种长期持续的“温水煮青蛙”格局,即使消费需要依然旺盛,但市场不可能重现迅猛的增长,而要受到来自交通以及现在越发严重的环境压力的牵制。如果车市一下子又跑得快起来,必然就将引发“汽车社会病”的强烈反弹。此前多年一直孜孜以求汽车业的快速增长,但与此匹配的交通设施、汽车文明理念却未能同步发展,准备远未到位,这种情况在两年“政策市”催发的市场“井喷”之后,终于不可收拾,抑制了市场深度回调。

现在的情况是,一些大城市由于实施限购政策,而使车市增长的重心向二三四线城市转移。汽车业内还普遍预计,即将推行的“城镇化新政”将激发车市需求的新一轮爆发。但相对于特大城市的汽车增长控制,二三线城市以及乡镇,面临的“汽车社会病”压力还未得到正视,这也将遏制二三线车市增长。市场的“温水煮青蛙”格局将是全面性的。

对于汽车业的经济发展来说,限购等措施当然是越少越好,最好不要实施。更根本的措施必须是,在实施新的城镇化战略过程中,必须充分注意“汽车社会”的压力,进行全面的规划,特别是要注重道路等交通设施的规划和建设,提前进行综合治理。与此同时,汽车税费等相关政策法规也要大幅度优化,如可加重燃油税而减少其他的汽车使用费用,使汽车的购买及使用集中到有效的经济杠杆来调节,这也是国际上行之有效的办法。又比如必须完善停车场建设和费用管理,城市中心的停车费用理应加大,减少汽车进入交通拥挤地区,而居住区域应该有更充分的停车场地,而不是使停车位的价值让车主不堪重负,在广大的乡镇地区,也应该有充足的停车场配套,而不该是发展规划的空白地带。